92歲同濟專家獲國際金獎!他的發現或將助力瘧疾治療

                                  2022
                                  04/25

                                  +
                                  分享
                                  評論
                                  王瀟瀟 常宇 / 人民日報客戶端
                                  A-
                                  A+

                                  趙燦熙教授在全球首次發現中藥蕪荑中的成分亳菊具有良好的抗瘧作用,鑒于目前惡性瘧疾產生了普遍的抗藥性,該發現有望成為瘧疾治療的補充。

                                  4月21日,記者從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獲悉,92歲的感染科專家、醫學博士趙燦熙教授因在中醫治療熱帶病研究領域的突出成績,被俄羅斯工程院授予2021年金獎。

                                  趙燦熙自1956年從武漢同濟醫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畢業后即留校,致力于中醫治療熱帶病的研究,并取得了系列成就。他在全球首次發現中藥蕪荑中的成分亳菊具有良好的抗瘧作用,鑒于目前惡性瘧疾產生了普遍的抗藥性,該發現有望成為瘧疾治療的補充。

                                  俄羅斯國家工程院的前身是蘇聯工程院,是由前蘇聯科學院、科工部、國防部等部門聯合成立的跨行業科學機構,是俄羅斯三大跨行業科學機構之一,在俄羅斯經濟發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從“一把草 一根針”到600多種中藥圖譜

                                  “我是一個純粹的西醫”,趙燦熙1951年考入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1956年畢業留校在附屬同濟醫院工作,之后成為一位消化道疾病專業的內科醫生。

                                  為響應毛主席發出的“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的號召,趙燦熙1970年參加農村巡回醫療隊?!耙话巡?、一根針”,一行六人,趙燦熙任隊長,到湖北黃岡羅田一邊開展巡回醫療,一邊學習民間的治病方法。

                                  趙燦熙對于植物有一種天生的向往,而物產豐饒的大別山,對于初次接觸中醫的趙燦熙來說,簡直是一座中醫藥的自然博物館。在那里,他換了四個衛生所。而每換一次衛生所,就安排一次上山認藥的任務,醫療隊中的一位老中醫蔣潔塵成為他認識中草藥的啟蒙老師。

                                  那時條件很艱苦,他就用草棍自制標本夾,將收集到的中草藥用草棍固定住,再用毛筆描摹出每一種草藥的樣子,最后竟積攢了600多種中草藥的素描樣本,同時還收集了一些民間治療疑難雜癥的單方。這些都為他開展中醫藥研究打下了基礎。

                                  用中藥治療血吸蟲病

                                  回到醫院后,他在中藥研究室開始了中醫藥的研究,如三七治療心絞痛的理論依據,同時還將一些中藥應用于臨床。

                                  1979年,趙燦熙經組織推薦,考取德國洪堡基金會獎學金,次年到德國圖賓根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學習熱帶病。當時,血吸蟲病在中國農村,特別是湖北還很常見,所以他確定的研究方向為中藥治療血吸蟲病。

                                  趙燦熙知道,中醫所提到的蟲病并不等同于西醫中的寄生蟲病,但當時可借鑒的資料極少,所以他只能通過翻閱典籍,查詢了許多傳統醫藥治療蟲病的中藥。最終他攜帶了26種中藥,在異國他鄉開始了中國傳統醫學的研究。

                                  在圖賓根,他穿梭于熱帶病研究所、生理生化研究所和藥物研究所,被戲稱為“公交車上的研究員”。幸運的是,很快研究就有了發現:傳統中藥——苦楝根皮有抑制血吸蟲發育的作用。這一結果讓導師不免另眼相待,也對中藥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但考慮到瑞士已生產廣譜治療寄生蟲的新藥,且療效好副作用少,導師建議他轉為惡性瘧疾的研究。因為彼時惡性瘧疾已經產生嚴重的抗藥性,對新藥之期盼求之若渴,若能發現具有抗瘧作用的中藥,無疑具有極大的臨床價值。于是,中藥抗瘧成為趙燦熙此后的研究新課題。

                                  中藥抗瘧 新方法帶來新可能

                                  在導師的指導下,他對帶去的26種中藥進行提取,并對瘧疾、睡眠病和血吸蟲病的動物模型進行實驗研究。

                                  古籍中醫文獻曾記載常山具有抗瘧作用,20世紀30年代已有藥學家從常山中分離出三種具有抗瘧作用的生物堿,但服用常山有嘔吐作用,這一成分未進入臨床。

                                  “不能就這樣放棄!”此行德國,趙燦熙決定另辟蹊徑。他采用蟲血癥、瘧原蟲總數、紅細胞及原蟲各自的酶譜變化為標準來判斷常山的療效。結果顯示常山乙醇提取物對于抗氯喹株及氯喹敏感株瘧原蟲、紅細胞內期瘧原蟲及組織培養的惡性瘧瘧原蟲均有良好效應,值得進一步研究。在人工培養的惡性瘧疾病原體的研究中,他發現,在培養基中,當常山提取物膿毒為每毫升3毫克和333毫微克時,分別于第二天和第五天可將培養基中的瘧原蟲全部消滅。

                                  “美國人曾在幾千種藥物中尋找治療瘧疾新藥都沒有成功,趙先生卻在短時間內從中藥中找到了,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創舉?!蓖衅犯髮W瘧疾研究室主任榮克博士說。于是,趙燦熙又將常山乙醇提取物與抗嘔吐藥物合用,在對實驗動物家鴿的觀察中發現,這樣可以明顯地減輕或完全消除嘔吐副作用。

                                  盡管常山的抗瘧作用是已知的,但由于采取了與過去不同的觀察方法,從不同角度驗證了它的抗瘧作用,無疑給常山用于臨床提供了一個新的可能,該研究成為趙燦熙的博士畢業論文。而對趙燦熙來說,更加堅定了他對祖國中藥的大寶庫的信心,為之后的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歷時15年 確定亳菊有抗瘧功能

                                  如果說中藥常山的研究是驗證了前人的研究成果,那么蕪荑抗瘧的研究則是全新的發現。在開展常山研究的同時,他還在小白鼠身上開展了26種中藥抗瘧的動物實驗。

                                  “帶來的26種中藥在動物瘧疾模型上做抗瘧觀察近半數的時候,還沒有發現有效的中藥,我幾乎預感到實驗失敗了?!痹诤鋈挥^察到中藥蕪荑時的抗瘧功能時,趙燦熙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數據:治療組僅看到稀稀疏疏的個別擁有瘧原蟲感染的紅細胞,而對照組感染率高達30%。這是全球首次發現蕪荑具有抗瘧功能!

                                  而且,這組對照在重復實驗中得以證實。在進一步的動物觀察中,蕪荑乙醇提取物對于抗氯喹株及氯喹敏感株瘧原蟲、紅細胞內期瘧原蟲及惡性瘧瘧原蟲都有良好效果。

                                  興奮之余,趙燦熙又開始進一步思考:蕪荑由大果榆及菊花加工而成,其抗瘧作用到底來自哪一種中藥?此時德國的學習已經結束,趙燦熙回到同濟醫院,剛好醫院成立熱帶病研究所,他的研究得以延續。

                                  進一步的動物研究證實,大果榆及其同屬植物榔榆均無抗瘧功能。趙燦熙研究的重點旋即指向了菊花,但到底是哪一種菊花呢?

                                  “中藥名稱同名異物者屢見不鮮,給研究工作造成了不少麻煩”,中藥研究之所以困難,還需要做中藥鑒定。趙燦熙舉了一個常見的例子,馬兜鈴在中醫處方中武漢用的是馬兜鈴植物的果實馬兜鈴,在南方有些地方用的是百合的果實,在四川則用的是貝母的果實。所以常常出現此“馬兜鈴”非彼“馬兜鈴”的情況。

                                  “菊”在中國栽培已有3000多年的歷史,且隨著培養及選擇技術的提高,菊花品種也不斷增加,明代《菊譜》中就記載了220個菊花品種。

                                  越是接近真相,越是需要謹慎小心。趙燦熙開始不斷收集不同品類的菊花,甚至還包括自采的野菊花。每得到一種菊花樣本,趙燦熙就會奔赴實驗室做對比試驗。最終,一種來自安徽的菊花表現出與蕪荑相同的抗瘧功能,該成果經湖北中醫學院中藥鑒定研究室鑒定為“亳菊”。

                                  至此,從發現蕪荑具有抗瘧功能到確定其抗瘧功能源自亳菊已15年。

                                  回顧自己抗瘧研究的15年,從一個純粹的西醫,到被國際認可的中醫藥研究的大家,趙燦熙走了一條與普通醫生完全不同的道路。他說,中醫學凝聚著中華民族的智慧,中醫的研究需遵循中醫的規律,終有一天,中國會走上一條有自己特色的中西醫結合之路。

                                  本文轉載自其他網站,不代表健康界觀點和立場。如有內容和圖片的著作權異議,請及時聯系我們(郵箱:nanxingjun@hmkx.cn
                                  關鍵詞:
                                  趙燦熙,同濟醫院,瘧疾,亳菊,蕪荑,血吸蟲病

                                  人點贊

                                  收藏

                                  人收藏

                                  打賞

                                  打賞

                                  我有話說

                                  0條評論

                                  0/500

                                  評論字數超出限制

                                  表情
                                  評論

                                  為你推薦

                                  相關文章

                                  推薦課程


                                  社群

                                  精彩視頻

                                  您的申請提交成功

                                  確定 取消
                                  剩余5
                                  ×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賞

                                  打賞作者

                                  認可我就打賞我~

                                  ×
                                  打賞

                                  掃描二維碼

                                  立即打賞給Ta吧!

                                  溫馨提示:僅支持微信支付!

                                  国产av一区二区三区香蕉